Posted on 發表迴響

不宜灸禁穴及老少加减法

甲乙經頭維下關承光腦戶氣沖脊中伏兔乳中地五會風府泉腑喑門天府經渠白環輸鳩尾迎香石門(女子) 絲竹空承泣耳門人迎螈脈少商尺澤

上三十二穴並禁不宜灸(千金甄權楊操同出第三卷中)

凡灸有生熟候,人盛衰及老少也,衰老者少灸,盛壯肥實者多灸。

凡孔穴皆逐人形大小,取手中指頭第一節為寸,男左女右。又一云三寸者,盡一中指也凡人年三十以上,若不灸三里,令人氣上眼暗,所以三里下氣也。(出第三十七卷中)

黃帝問曰∶凡灸大風大雨大陰大寒灸否,既不得灸,有何損益,岐伯答曰∶大風灸者,陰陽交錯,大雨灸者,諸經絡脈不行,大陰灸者,令人氣逆,大寒灸者,血脈蓄滯,此等日灸,乃更動其病,令人短壽,大風者,所謂一複時,不可加火艾。大寒者,所謂盛冬凌辰也,大凡人初患卒得,終是難下手,經云當其盛也,慎勿衰傷即是初得重病之狀候。

Posted on 發表迴響

灸痔法方二首

崔氏灸痔法以繩圓病者項,令兩頭相拄,展繩從大椎正中量之,垂繩一頭當脊正下,以墨點訖,又量病者口兩吻頭,接繩頭正下,复點之,又量病者口吻如前,便中屈繩,接前口吻繩頭正下,復又法令疾者平坐解衣,以繩當脊大椎骨中向下量,至尾株骨尖頭訖,再折繩更從尾株尖頭向上量(

Posted on 發表迴響

灸瘰法六首

千金灸瘰法。

兩腋中患處宛宛中百壯上。

又法搗生章陸根捻作餅子,置漏上,以艾炷灸餅子上,幹熟易之,灸三四炷。

又法灸五里大迎各三十壯。

又法葶藶(三合) 豉(一升)

上二味合搗令極熟,作餅如大錢濃二分許取一枚,當瘡孔上,作艾炷如小指大,灸餅上三壯涓子又法一切瘰在項上,及觸處但有肉結凝,以作瘡及癰節者,以獨頭蒜截兩頭,留心作孔,大之,

又方:七月七日,日未出時,取麻花,五月五日取艾,等分合搗作炷,灸子一百壯。(並出第二十四卷中)

Posted on 發表迴響

灸癭法一十三首

千金灸諸癭法。

灸肩左右相宛宛中,男左十八壯,上十七壯,女上十八壯,左十七壯,再三以瘥止。

又法灸風池百壯,風池夾項兩邊,兩穴兩耳上髮際中。(通按此條千金聖濟作灸風池百壯又灸兩耳後髮際百壯乃是兩條然明堂無髮際穴)又法灸大椎百壯,兩邊相去各一寸半,小下垂,各三十壯。

又法灸頸衝,頸沖在伸兩手直向前,令臂著頭,對鼻所住處灸之,各隨年壯。凡灸五處九穴(九又癭上氣並短氣方。

灸肺俞一百壯。

又癭上氣胸滿法。

灸雲門五十壯。

又癭惡氣方。

灸胸堂百壯。

又癭惡氣法。

灸天府十五壯。

又癭勞氣法。

灸衝陽,隨年壯,在肘外屈橫文頭是。(據此是曲池穴衝陽在足跌上五寸)又療癭法。

灸天瞿三百壯,橫三間寸灸之。

又癭氣面腫法。

灸通天五十壯,在耳上二寸。

又灸癭法。

灸中封,隨年壯,在兩足跌上曲尺宛宛中。(並出第二十五卷中)

又灸癭法。

灸耳後髮際,有一陰骨,骨間有一小穴,亦有動脈,準前灸,大效,以上穴所在,具三十九卷明堂中。(出第六卷中)

Posted on 發表迴響

灸用火善惡補寫法一首

張仲景雲∶四肢者,身之支幹也,其氣係於五臟六腑,其分度淺薄,灸之不欲過多,須依經數也,過謂餘病則宜依之。若香港腳不得拘此例,風毒灸之務欲多也,依此經數,則卒難癒疾松木傷筋也,於下承之,便得火也,KT 石似玉堅。以此石擊實鐵即火出,仍以極爛榆木承之即得,亦用艾取之。此是自滅也,以灸不吹聽自滅者下闊三分也。

當二分為準病不除矣。

此疾,馳名氣如賊出,賊出門特宜

Posted on 發表迴響

炙香港腳穴名

陽陵泉(二穴在膝外側骨下宛宛陷中是也) 絕骨(二穴在足外踝上骨絕頭陷中又云一尺是也) 風市(二穴平立垂手當中指頭髀兩筋間是也黃帝三部針灸經無風市二穴此處恐是環銚風市疑其別名未詳所出) 崑崙(二穴在足外踝後跟骨上陷中是也) 陽輔(二穴在絕骨前半寸少下是也徐云明堂無絕骨名有陽輔二穴在膝蓋下外側三寸傍廉骨當小指兩筋間是也黃帝三部針灸經丙卷陽輔二穴在足外踝上四寸輔骨前絕骨端前三分與此不同) 上廉(二穴在三里下三寸是也) 條口(二穴在上廉下二寸是也) 下廉(二穴在條口下一寸是也) 太衝(二穴在足大指本節後二寸經丙卷犢鼻二穴灸經無膝目二穴) 曲泉(二穴是也黃帝三部針灸經丙捲曲泉穴在膝下內側輔骨下宛宛中帝三部針灸經中一名中都在太陰也) 复溜(二穴在內踝上陽維(二穴在內踝後一寸動筋中是徐同) 太陰(二穴在內踝上八寸骨下陷中是徐同) 太陰蹺(二穴在內踝下向宛宛中是黃委中(二穴在膝後屈中央是徐蘇同) 承筋(二足腸下分肉間陷中是徐蘇同) 湧泉(二穴在腳心

上件穴並要,不可能灸其穴,最要者有三里,絕骨承筋,大衝,崑崙,湧泉,有患者可灸其三帝冬差可已灸所不蘇恭雲∶香港腳初發轉筋者,灸承山承筋二穴,噦逆者灸湧泉。若從頭至連背痛,寒熱如瘧,及腰痛者,灸委中,頭項背痛,隨身痛即灸,不在正穴也。

又云若香港腳盛發時,自腰以上,並不得針灸,當引風氣上則殺人,氣歇以後,有餘病者,灸無妨,唯冬月得灸,春夏不可灸,自風市以下固宜佳耳。

又云∶若氣上擊心不退,急灸手心三七炷,氣即便退;若未退即悶,兼煮豉酒熱飲逐之即瘥,不去即取烏特,牛尿一大升暖服,以利為止,縱至三服五服彌佳。

又若已灸腳而胸中氣猶不下滿悶者,宜灸間使五十炷,兩手掌橫文後,一云三寸兩筋間是也。

又若胸中氣散,而心下有脈洪大跳,其數向下,分入兩髀股內,令人心急,忪悸者,宜以手里二又若心腹氣定,而兩髀外連膝悶者,宜灸膝眼七炷,在膝頭骨下相接處,在筋之外陷中是。若後更發,复灸三炷。

又凡人雖不患香港腳,但苦髀膝疼悶,灸此無不應手即愈,極為要穴,然不可針,亦不可多灸,唯只灸七炷以下。

又若腳十指酸疼悶,漸入趺上者,宜灸指頭正中甲肉際三疰,即愈。

又若大指或小指傍側疼悶,覺內有脈如流水,上入髀腹者,宜隨指傍處灸三炷,即愈。(並出上卷中)

唐論。若手指本節間疼稍入臂者,宜灸指間疼處七炷,即定。

又若心胸氣滿,已炙身脛諸穴,及服湯藥,而氣猶不下,煩急欲死者,宜灸兩足心下當中陷處各七炷,氣即下,此穴尤為極要,而不可數灸,但極急乃灸七炷耳,以前諸灸法並經用,門驅